4月12日,《我是唱作人》在爱奇艺上线,节目以王源、MC热狗、梁博、毛不易、汪苏泷、曾轶可、高进、陈意涵为首发阵容。节目播出后在微博随即带出#毛不易梁博尬聊#、#热狗第一#等8个热搜,毛不易的《东北民谣》、梁博的《表态》、王源的《随想》等登上QQ音乐巅峰人气榜。

《我是唱作人》回归音乐本身,唱作人在demo(歌曲小样)互听环节更是直言不讳地互评、并在battle环节选择与强者实力对抗,大众评审也直截了当地表达对音乐的态度,使节目整体呈现出又“直”又“刚”的观感。

然而,根据《我是唱作人》的赛制,几位唱作人不仅要互听demo,还要互相评价、互相打分,毛不易对此赛制的第一反应便是“好得罪人”。而节目之所以“刚”,其中一点原因便在于唱作人“敢得罪人”。

当上赛季仅仅是替补的王伟、张璐如今的表现已渐入佳境,当小将丛震在中场开始控制住场面出球接球更具自信,当朱辰杰和蒋圣龙在后场已经可以独当一面,当钱杰给继续全力客串着并不擅长的中卫,当罗梅罗将板凳坐穿后终于迎来首发的机会……这套针对富力特点捏合起来的阵容原本早该在上半场就取得领先。

剖开《我是唱作人》“刚”的表面,真正支撑节目“刚”性呈现的其实是《唱作人》的“真”,这种真实感打破了当下综艺市场剧本式演绎、剪辑式欺骗等普遍现象。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我是唱作人》中,无论是唱作人还是评委投票,都采取了实名制,并在节目最后公示。一方面,在实名制的压力下,评委投票将更加慎重、负责;另一方面,投票过程的透明化也使节目的公信力和权威性增强。

进入2019年,《我家那闺女》《心动的信号》等情感观察类综艺霸屏,节目将艺人日常的生活、情感状态展现出来,观众甚至可以看到吴昕深夜拼积木、泡脚养生;袁姗姗与好友约饭健身等相当私密而生活化的事情。

另外,目前正在腾讯视频播出的《我和我的经纪人》将艺人与经纪人之间的相处模式、工作日常摆在大众面前,节目高度的真实性呈现甚至一度让朱亚文担心幕后的经纪人们会难以承受台前的压力。

原创文章,转载请标注来源和作者,违者必究!

尝到两连胜的甜头过后,这场令弗洛雷斯赛后静坐许久的失利好似将球队再度打回原形。在无可挑剔的战术安排面前,这支申花所缺失的强者气质让他不得不向现实低头,而这一气质又绝非通过几场比赛就能铸造而起。弗洛雷斯和这支申花目前需要的除了时间,还是时间。

(PP体育记者丁梦婕 广州报道)

在节目一开场,几位唱作人亮相过后直接进入demo互听环节,录制demo对一个唱作人而言是相当私密的事情,梁博在节目中直言:“我不是太喜欢demo互听这个环节。”

综艺市场的写实风起于2018年,当时以《创造101》《偶像练习生》为代表的养成类综艺大行其道,节目将练习生们的日常训练过程真实呈现在观众面前,观众透过节目看到了偶像日常生活的一面,这种陪伴式的成长体验迅速掀起热潮。

不可否认的是,综艺需要剪辑,真人秀需要剧情,但两者都需要以真实为基础。《我是唱作人》也借助剪辑营造冲突感,增强趣味性,但作为一档原创音乐综艺,节目将每一位唱作人的个人表演时长全部保留并在节目中呈现,包括梁博长达7分钟的原创歌曲《表态》。这样地表现方式能够在很大程度上避免唱作人因镜头的放大作用而招致片面解读。

4月12日,《我是唱作人》首播,巧合的是,同为音乐综艺的《歌手2019》在当晚收官,而《我是唱作人》的内核与《歌手》相似,都是明星之间的对决,并采取末位淘汰和“补位”的赛制。目前,从弹幕和网友反馈来看,《我是唱作人》给人最直接的印象是节目很“直”、很“刚”,具体表现在节目赛制、唱作人和评审上。

3、101位评审“刚”

整体来看,《我是唱作人》又“直”又“刚”的关键在于,节目把呈现的重点放在音乐上,参与者和评判者都没有“粉丝滤镜”,无论是唱作人还是评委,评论的都是音乐带给自己的感受,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给观众带来的也是作品的冲击力,简单而直接。

剪辑、嘉宾、赛制多方面保“真”

在这样的市场风向下,《我是唱作人》也在尝试呈现出音乐竞技综艺的写实性。节目不仅表现歌手录制demo的样子,也将艺人的原创作品一刀不剪的完整呈现,最后的投票结果实名公示,避免节目中可能掺杂水分的环节,而录demo、做原创、唱歌是每一位艺人日常中的一部分。相比之下,同类型的《这就是原创》仍是“这就是”系列下的一档选秀类综艺,与之前的《这就是街舞》《这就是灌篮》等有模式上的相似性,但不突出写实性。

此外,参加《我是唱作人》的几位嘉宾也在节目中直面自己身上真实存在的标签,王源的“流量”、陈意涵的“偶像”、汪苏泷的“非主流”、高进的“口水歌”、曾轶可的“绵羊音”和个人创作风格争议等,都在节目中如实展现。

“整场比赛我们发挥不错,完全控制了局面,这样的结果非常遗憾。但这就是足球,发挥好的时候并不能取得一个最好的结果。第一个失球是我们盯人没盯住,第二个失球是个意外。我们在这方面做得够好,在没做好前我们就不能说自己是强队,而是一支发展中的球队,还有很多方面需要提高和总结。”

比赛中,钱杰给、朱辰杰和栗鹏的三中卫体系与前两场保持一致,蒋圣龙则和瓜林、丛震组成三后腰,目的是为了与对手阵中最具威胁的进攻组织点之一登贝莱所在的中场进行抗衡,而王伟和张璐分别领衔左右两条边路,罗梅罗和伊哈洛在前场进行呼应。如此排兵布阵已充分展现出弗洛雷斯“战术大师”的风范,结果球队却在浪费多次机会后得到了惩罚,经历了落后、扳平、最终被绝杀的悲催时刻。

Demo互听过后,几位唱作人开始了一对一battle,首位出场的王源选择了大前辈热狗,当时热狗的现场排位在第一位,而之后出场的汪苏泷也选择了自己心中认为最强的歌手梁博进行挑战。几位唱作人都选择强者正面“刚”,将battle回归音乐本身,折射出他们对自身实力的信心,而用自己的原创作品与对手切磋、碰撞,也是歌手之间最好的交流方式。

这些节目的共性在于,即便节目不再录制,这些艺人还是会以节目中呈现出的状态生活,那是他们真实的样子,这与之前情境设定类的真人秀大不相同。例如,《奔跑吧,兄弟》中的邓超、李晨都是特定的游戏规则下完成相关活动,他们在工作之余不会继续“撕名牌”;《向往的生活》等开店类综艺同样如此,何炅、黄磊、彭昱畅在现实中并没有真正经营着一家客栈。

实际上,综艺市场迎来写实风与整个影视行业的大环境不无关系。电视剧、电影行业在2017年逐步进入现实题材的爆发期,整个行业在2018年开始抵制数据造假、明星刷量,可见行业及市场都在呼唤真实性的内容。而在综艺市场,剧本演绎、剪辑造假等现象频发,艺人方面则伴随着不断的人设崩塌现象,消费市场也越来越多地看到艺人真实状态与镜头呈现下的不一致,他们对写实性的内容需求日益增长。受此影响,预计在未来,将有更多类型化的综艺尝试真实地表达,走向写实。

例如,争议较大的曾轶可在演唱demo时,毛不易觉得“很好听”,但王源和汪苏泷都表示“旋律听不清”,高进则直接表示“没听懂”。而对于高进演唱的歌曲demo,热狗给出的评价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共鸣,摆明就跟你讲,我觉得这歌我不喜欢。”

《唱作人》又“直”又“刚”

说起当时的心情,弗洛雷斯看似平静:“当时心情非常复杂,我当时坐在那里在回顾整场比赛。我在回顾好的地方、哪方面不够、哪方面需要提高,我想的是这些。”尽管他避开了灰心、沮丧、失望等一切词语,只是淡淡地进行了回应,但那一刻的他显然已将这些词语全部写在了脸上,他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无法承认这样的失败。

同时,《我是唱作人》也从剪辑、嘉宾、赛制等多方面保障节目的真实性,不仅直面唱作人身上争议性的标签,也对节目投票采取实名制并公示,这些尝试性的写实表达,契合了当下综艺市场逐渐兴起的写实风向。

整体来看,《我是唱作人》从剪辑的镜头语言表达、嘉宾的全面形象呈现到赛制的公开透明,都在最大程度的保证真实,这在一定程度上契合了当下综艺市场整体向写实转变的风向。

2、唱作人正面“刚”

而且,选手之间的实力对决也更符合当下的市场期待。例如,在同类综艺《我就是原创》中,萧敬腾在首轮海选时要求选手不要介绍歌曲的背景获好评。而在陈粒赛道,选手邓见超因为提前讲述了自己的情感经历,反而使网友反感,“兄弟以后先唱再讲故事吧”的弹幕刷屏。由此可见,观众对非实力展示的“作秀”和注水现象已经相当反感。

《我是唱作人》通过前期网上报名筛选出101位大众评审现场评判,直截了当地表达自己对唱作人现场音乐的态度。例如,在王源battle热狗之后,有大众评审坦言自己之前“不知道王源会创作,以为是个流量明星。”同时,也有大众评审认为“热狗的歌没有打动我,我也嗨不起来。”

唱作人在节目中也没有回避这些争议性的甚至负面的标签,王源在节目中谈到:“如果你觉得我的歌是好听的,请不要因为我是王源而否定我的歌。”在偏见和不理解面前,能支撑自己实力的原创作品是最好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