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市界 徐雪

4月9日,一段女童模“妞妞”在拍摄现场被其母亲踢踹的视频在网络流传,有律师称该家长的行为涉嫌家庭暴力。4月10日,女童母亲通过微博发布道歉声明,称绝无虐童伤害之意,只是在沟通教导中动作稍大。这一事件瞬间引发网络众怒,也不禁令人对童模行业产生质疑:到底是童模,还是童工?

服装行业发达的今天,童装需求扩大,儿童已经成为了时尚的一部分。童装分为小童装和大童装,其中,小童装包括0~1岁的婴儿装和1~3岁的幼儿装,大童装的穿着群体则为4~14岁的大龄儿童。

“时尚看巴黎,童装看织里。”湖州市吴兴区织里镇是全国最大的童装生产基地,8785家童装企业在这里驻扎,童装销量跻身全国前列,近年来店商蓬勃发展,直接带动了儿童模特产业迅速崛起。

由于行业利润巨大,不少家长选择将孩子培养成为一名童模,孩子似乎被当成了“赚钱工具”“家长的摇钱树”。

随着我国经济发展、社会消费水平不断提高,加之2015年,“全面二孩”政策正式出台,国内人口出生率加速上行,童装行业的需求量越来越大,2013年至2017年,国内童装行业市场规模复合增长率达9.68%,且预计截止2020年或将达到2665亿元的市场规模。

目前,已有110家淘宝童装店主联名呼吁规范童模拍摄行业,推动童模保护,并表示将与品牌商联合起来,严格规范童模拍摄,严禁一切粗暴对待儿童的行为,拒绝使用一切在拍摄过程中损害儿童权益行为的图片及视频。

每逢周末,无论天气如何,在湖州市织里镇的星梦园摄影基地,从三岁到十二岁不等,以童模为“职业”的孩子们都在照常拍摄。冬天拍夏装照片,夏天拍冬装照片,感冒了也是轻伤不下火线继续拍摄。不少童模可以在1分钟内熟练地摆出多种姿势,小小年纪也有“要让客户满意”的职业意识,展现出“职业模特”的一面。

繁重的工作量带来巨大的利润财富,通常童模的妈妈都会充当经纪人的角色,为孩子接单收款。2017年,11岁混血童模叶祖铭曾自曝:“我年收入高一点八十多万,低一点五六十万。”而国内外一些顶级童模,3岁开始工作,一年几乎可以拿到上百万的收入。

与之相伴而生的,便是国内童模行业的日渐兴起。

尤其是在边防和一些涉及重要军事机密的地方,哨兵就会比较严格,他们多会两人一起执勤。一人持枪,如果发现外来可疑人员,哨兵会及时警戒,而且会让让对方说出口令。如果说不上来,持枪哨兵会直接开枪射击,但这时哨兵枪中射出的子弹是空弹。只对可疑人员起警告作用,但在可疑人员出现反抗时,哨兵继续射击时射出的子弹就是真子弹,可以直接把可以疑人员击伤或者击毙,这样的权利也是基于能最大限度保护边防和军事机密的安全。

不过现在处于和平年时期,军队当人也不允许随便开枪。根据老兵给出的答案可以知道,现在军队中士兵在执勤的时候,都会使用口令,而且口令在不断变化,他们执勤时也会出现口令对不上的情况。这时的执勤士兵多不会直接开枪射击,而是把对方控制起来,进行专门检查,也有可能把他们关到禁闭室或者扭送相关安全部门进行处理。如果哨兵在对方不知道口令的情况,私自让他们进入禁区,就违反了军队的安全条例,一经发现会受到特别严重的处分。所以说,哨兵虽然有权,但也不是随便执行。

虽然看上去只是拍照、换衣服,但其实童模的工作强度并不小。有经验的童模平均一小时要拍16套服装,平均每套所需时间还不到4分钟。曾有童模在采访中表示,自己一天要重复穿衣脱衣的动作264次。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布局童装线的主流快时尚品牌包括了Zara、优衣库、Gap、C&A等。其中,Gap设立了中国首家独立婴童装店,C&A布局开设了童装专卖店,销售渠道也将下沉至我国二三线城市。

本应拥有纯真童年的孩子,如今却被迫成为成人世界利益追逐中的牺牲品。不知道这次“妞妞”事件的发酵,是不是也为当下童模行业的不正风气提了个醒呢?

一些培训机构也看准了商机,纷纷推出小模特培训的相关课程,帮助家长全方位培养孩子“事业”发展,借机捞金。一些童模类赛事也随之兴起,赛事主办方乐于为孩子和家长构筑舞台,一座座舞台及其背后又是巨大的利润收益。

哨兵是军队的前沿,他们是军队的第一道防线。需要时刻警惕敌方势力或者危险分子混入军队,窃听情报或者进行破坏,所以在他们放哨的时候,都会有口令存在。内部人员都会掌握这些口令,在进入军队或者离开时,哨兵一说“口令”二字,就能马上给出正确的答案。而那些想混入军队的人根本无法掌握“口令”这个重要机密,在不能给出正确答案时,哨兵也是有权开枪射击的。

休闲服装品牌森马服饰公布的2018年业绩快报显示,2018年,森马旗下童装子品牌巴拉巴拉市场占有率从4.9%提升至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