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多地遭受洪灾。图/中新视频截图

在铜陵枞阳,一条“悬河”凭空而起。

安徽洪灾为何每年都很严重?

“三峡库容是在发生比1954年大的洪水时才应该被使用,如果连1998年洪水都没有超过,为何要使用?”前述安徽省水利专家反问道。

安徽省地处华东腹地,一北一南的淮河、长江自西向东分别贯穿全境,江淮两大流域面积占全省总面积的95%,省境南部还有小范围为新安江流域。安徽省内淮河、长江两岸支流、湖泊众多,全省共有河流2000多条,大小湖泊580多个,其中,巢湖是安徽省最大的湖泊,全国十大淡水湖之一。

刘海声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警戒水位好比水涨到了肚脐,保证水位则是水涨到了脖子,目前淮河流域只是刚超警戒水位,但安徽境内长江支流的部分河段已超保证水位,这意味着,长江支流的“水已经淹到了脖子,”她说。

前述专家举例指出,比如巢湖流域,按照进洪设计,万亩以下圩区在水位达到11.5米就应该主动进洪,但现在都已经涨至12.8米,还没有开闸。1万亩以上圩区,要求在12.5米破圩,也少有地区按这个标准执行。“这次洪水中安徽的表现和往年相比,仍没有太大进步,还是在硬抗,”他分析道。

因此在安徽,长江干流及重要支流、湖泊沿岸的圩区承担着重要的分洪作用。

赵立坚:你应该已经注意到中国人民解放军东部战区已就此发布消息。这里我可以再介绍一下有关情况。

枞阳县属安徽省铜陵市,处长江下游北岸,大别山东南麓。早在7月12日,作为枞阳护城河的长江支流长河水位已经达到17.26米,高于城区地面2米以上,形同悬河。悬河以内,14日晚,县城防洪墙周边的非防汛人员被要求无条件全部撤离。与此同时,300多名士兵正将一万七千余只沙袋运往防洪墙上高1.5米的子堤。

安徽淮河流域本次洪水源自11日―14日的一轮强降雨。此前,安徽省区间内降雨多集中在大别山区南麓、沿江江南和皖南山区,但此后雨带东段北抬,7月11日一天,合肥以北方向1193个站点就达到暴雨的级别,受这轮强降雨影响,安徽境内淮河以南山区,以及淮河上游部分,出现接近警戒水位洪水。

此前在7月14日晚,安徽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发出紧急命令,要求安庆、池州、铜陵、芜湖、马鞍山等安徽境内长江干流沿岸五市立即做好长江江心洲和外滩圩人员撤离工作。

长江支流的“水已经淹到了脖子”

水阳江是长江下游南岸入皖的主要支流之一,发源于安徽和浙江交界处的天目山山区,下游分为东西两支,西支与青弋江相连。安徽历次洪灾中,“三江流域”(水阳江、青弋江和漳河)都属于重灾区。

近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东部战区多军种多方向成体系出动兵力,在台湾海峡及南北两端连续组织实战化演练,进一步检验提升多军种联合作战能力。近来,个别大国在涉台问题上消极动向不断,向“台独”势力发出严重错误信号,严重威胁台海地区和平与稳定。台湾是中国领土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战区部队组织的巡逻和训练活动,是针对当前台海安全形势和维护国家主权需要采取的必要行动。战区部队将时刻保持高度戒备,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坚决回击一切制造“台独”、分裂国家的挑衅行为,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

据安徽省水利厅消息,截至7月17日6时,安徽省有32条河湖(含长江干流)超警戒水位,其中水阳江新河庄以下河段、南漪湖、白荡湖、菜子湖、牛屯河、得胜河、西河全线超过保证水位。

清华大学土木水利学院河流与生态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周建军此前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也指出,按照三峡防洪规划,上游来水流量低于56700立方米/秒时,三峡水库不用拦截,按照来水流量直接下泄。在7月2日 “长江1号洪水”形成时,当天14时的洪峰流量为53000立方米/秒洪峰流量,没有达到标准,属于中小洪水,三峡不应该拦蓄。但实际从6月29日起,三峡水库就将出库流量按日均35000立方米每秒控制,削峰率高达3成。

七月下旬以来,安徽全境汛情告急。2020年7月18日18时,安徽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将防汛应急响应提升至I级。

据安徽省防汛抗旱指挥部,截至7月16日15时,长江干流汇口站水位21.8米,超警戒水位2.0米;大通站水位16.08米,超警戒水位1.68米;马鞍山站水位11.39米,超警戒水位1.39米。巢湖忠庙站水位11.51米,超警戒水位1.01米。

水利部预测,今年淮河流域可能发生区域性较大洪水。而一旦发生洪水,淮河水系干流洪水持续时间长、水量大,中游水位流量关系和下游洪泽湖河湖关系复杂。

但刘海声指出,与2016年相比,今年的安徽洪水更加危险。因为2016洪水的特征是支流洪水严重,沿江支流水位大部分位居历史第一位,但长江干流水位上涨得不算特别厉害。但今年从目前看,长江干流水位涨势惊人,非常类似1999年洪水的特点。

7月17日,淮河发生今年第1号洪水。

但在长江干流和巢湖流域沿岸的圩区中,主动进洪开闸的属于极少数。在一位不愿具名的安徽省水利专家看来,圩区没有及时进洪,致使长江干流安徽段水位居高不下,是安徽历年水患受灾损失严重的成因之一。从今年的情况看,这一现象与2016年相比,并没有得到明显的改善。

这项举措,在他看来,必须要在中央层面通过顶层设计来推动,即使在省一级,都无法协调。如果没有形成流域内的系统防洪,在是否主动进洪,还是防洪标准的设计上,都各自为政,“我们就把小洪水变成了大洪水,”他这样感慨。

相比江西以一个巨无霸鄱阳湖为主不同,安徽境内分布着580个的大大小小的湖泊,这些小湖泊的自排能力远远弱于鄱阳湖。在2016年的洪灾中,受长江干流高水位顶托,沿江湖泊水位居高不下,导致沿湖圩口漫破溃破很多。因此在安徽,长江干流高水位对沿湖圩区的威胁尤其突出。最典型的如枞阳县,在2016年,枞阳县内的菜子湖、白荡湖、枫沙湖长期受高水位,是安徽省受灾最严重的区域之一。今年,枞阳同样形成“悬河”。

就在枞阳要求撤退前一天,7月13日7时,巢湖水位达到11.06米,超过警戒0.56米。不到一周,截至7月19日11时,巢湖忠庙站水位就达到了12.82米,巢湖塘西站12.77米,均超1991年7月13日的历史最高水位。为减轻巢湖流域防汛压力,安徽省东大圩蓄洪区18日晚正式启用。

7月17日,淮河今年第一号洪水,王家坝段发生超警洪水。图/央视截屏

另外,这位专家还担忧,此前三峡大坝在“长江2020年1号洪水”到来时即拦洪,占用了库容。目前下游真正的洪水压力来临,巢湖已经能四面楚歌,三峡却开始增大了泄洪量。7月18日晚7时,三峡大坝开启了5个泄洪孔泄洪,当日出库流量达到了34100立方米每秒。

眼下,安徽省境内长江、淮河两大河水位同步上涨,安徽省防汛正面临“南北夹击”之势。

据水利部防洪抗旱减灾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发布的《安徽省长江流域2016年洪水灾害调研报告》(简称“安徽2016洪灾报告”),2016年,安徽长江流域共有34条河流先后发生超警戒水位洪水,其中17条河流发生超保证水位洪水,漳河、西河、永安河等13条河流发生超历史纪录洪水。沿江湖泊全部超保证水位(即安全水位),巢湖接近历史最高水位。与历史典型年相比,“三江”流域、巢湖流域、二郎河、黄湓河、尧渡河等沿江河流最大1、3、7、15天洪量总体大于1998年和1999年,仅次于1954年。

7月17日-18日,安徽省大别山区、江淮东部部分地区再降暴雨、大暴雨。截至7月18日12时,包括长江、淮河干流,安徽省有35条河湖超警戒水位,长江干流安徽段仍全线超警。

7月15日21时,安徽省水文局发布洪水红色预警,并强调,受连续降雨和长江高水位顶托影响,菜子湖、白荡湖将超历史最高水位。

国家减灾委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防洪减灾研究所原所长程晓陶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安徽长江北岸的湖泊群以及周边的圩区、南岸三江流域内的一些小圩区,由于历史形成时地势低洼,因此每年都是水患的重灾区。长江高水位让湖泊水难以排出,如果再叠加区间内强降雨,圩区堤坝很容易被溃破,而且一旦溃破,会在当地形成内涝数个月,损失也会格外惨重。

当日22时48分,被称为“千里淮河第一闸”的安徽淮河干流王家坝水文站水位达到警戒水位27.50米,为2020年首次。此后,淮河水位长得很快,截至7月18日12时,王家坝站水位涨至27.92米,已超过警戒水位0.42米。目前水位仍在上涨。

在安徽省会合肥市,在17日20时至18日15时,日降雨量突破当地有气象记录以来的历史极值,市区部分地区降水超过100mm。合肥市区内多地内涝严重,在街头可以看到,部分道路积水几乎没过车顶。

据《安徽2016洪灾报告》,在安徽129个千亩以上破圩中,125个为漫破,也就是水位涨至超过大坝开始漫溢,其中只有4个为主动蓄水保堤。破圩主要集中在巢湖流域、长江沿岸河网湖周圩区和南漪湖周边圩口,其中巢湖流域41个,三江流域和南漪湖24个。

7月下旬至8月上旬,中国进入“七下八上”的防汛关键期。

安徽佛子岭水库泄洪。图/中新视频截图

今年入汛以来,淮河流域平均降水量349毫米,较历史同期偏多36%。入梅以来,淮河流域平均降水量326毫米,较常年梅雨期平均雨量偏多近五成。受降雨影响,淮河干支流出现明显涨水过程。

“事实上,对安徽而言,1999年洪灾比1998年严重,1999年是建国以来长江发生的第三大洪水,安徽段的突出特点就是干流涨水严重”, 刘海声这样解释。

但在安徽省水利厅科研处原处长刘海声看来,江淮同涨在历年安徽汛期中并不罕见,今年淮河流域虽然已经产生了第1号洪水,但还远未到形成严重洪灾的程度。

7月19日12时18分,巢湖中庙站水位达到12.84米,超历史最高水位0.04米。在1小时内,合肥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下达命令,启动肥东十八联圩蓄洪。此前在7月12日,宿松县防汛抗旱指挥部也要求圩内主动进洪,当日5时30分。六孔口门全部打开满负荷分洪。

这位专家认为,一定要统筹好全流域,科学、主动进洪,这样比洪水造成溃坝后对地方带来的冲击要小,可以减少全局损失。他建议,在不同圩区之间实行联防联保,一些圩区主动进洪相当于牺牲自己,因此受其保护的圩区也应该承担一部分保险费用,将风险分摊,这样也不会给保险公司带来过大的赔付压力。

在王家坝达警戒水位时,淮河水利委员会发布洪水黄色预警,7月18日6时,再次将淮委水旱灾害防御应急响应由IV级提升至III级。淮委预计,未来3天淮河流域部分地区仍有大雨或暴雨,部分河流可能发生较大洪水。

中国气象局7月15日预测,未来10天,四川盆地至长江中下游地区会继续维持强降雨,雨带主要位于四川盆地至长江中下游地区,预计安徽西部局部雨量达200~300毫米。刘海声指出,未来几天,长江上游来水仍会继续增加,会对中下游流域的安徽段产生很大的防洪压力。

中央气象台预计,今年这一时期,主雨带将北移至黄淮、华北至东北中南部地区。华北东部、黄淮东部、江汉西部、西南地区东北部、西北地区东南部和北部部分地区偏多二至五成。据历史资料分析,大洪水80%都集中在“七下八上”这一时期。对安徽而言,安徽北部的淮河流域防洪压力陡然上涨。